詩評·一斛珠(李煜)

边城诗社:

文/三生人形


晓妆初过,沉檀轻注些儿个。向人微露丁香颗。一曲清歌,暂引樱桃破。


罗袖裛残殷色可,杯深旋被香醪涴。绣床斜凭娇无那。烂嚼红茸,笑向檀郎唾。




他,是唐中主李璟的儿子;她,是南唐国老周宗的长女。


他,有着江南墨雨所生养的温雅;她,有着倾国倾城一般的容颜。


他,用飘舞的衣袂写下爱恋;她,用一颗少女的春心来回应


他们在最璀璨的年华中相遇,然后遂愿地相爱、结姻


这是一场没有掺杂悲伤的爱情,有的只是美好的怜惜


一斛珠,本来说的是一场帝皇的情迷,是无可奈何的哀叹


唐玄宗未识杨贵妃前,宠幸的是一位名唤江采苹的梅妃


她,体态清瘦,善歌善舞,如花般妙丽脱俗。她,紧紧抓住了唐玄宗的柔情


但是,帝皇的爱,一方面可以带来凌驾万夫的显贵


另一方面,却是注定不会专情,不能长宠。


杨贵妃的出现,就像是一道惊雷


落在了娇弱的梅妃面前,她被逼迫着放弃原属于自己的男人


无可奈何地沦入冷宫


也许,是上天悯人;抑或是一场错误的玩笑


唐玄宗在温柔乡中恍然触忆,记起了那位曾经带给他爱情的女子


他们重温良宵,却都将时间付诸于一夜密会、磨鬓欲情


她没有重获帝王的心,留下的只有醒后无尽的空落和泪痕


唐玄宗或许是觉得自己负了那位如今失去恩宠的佳人


他命人携一斛珍珠,聊表慰藉


却不料是击中了梅妃最为脆弱的心房


是的,她只是一位妃子


而他却拥有后宫佳丽三千数


她没办法守住女人最重要的东西


而这一切的无可奈何却只换来一斛珍珠


她害怕了,不是怕清宫寂寞,而是怕自己像是一个妓女


只有被临幸了,才能体现自己的价值


她拒绝了珍珠,并赋下一首短诗


柳叶双眉久不描


残妆和泪污红绡


长门自是无梳洗


何必珍珠慰寂寥


你来这,我便纵情相陪,是为了我那远去的爱


你不来,我便独守空门,是为了身为一个女人的尊严


长门自是无梳洗,也不需用冰冷的珍珠温暖我那已死的心


一眼望穿一切,一眼望穿了生命和情爱


唐玄宗命人将此谱曲,也不知是为了梅妃还是为了无奈的自己


而如今,百年后的人们还在为这段情肠所惜惜


还在写下一篇篇诗词为这段爱情来祭奠


就着这个词牌,李煜也写下了自己那两情相悦、执子之手的恩爱缱绻




深爱着大周,似乎要将满腹的情怀掏出来献给眼中最美丽的妻子


写下一阕阕词曲,为爱吟唱风流和佳丽


他看着她的唇口“向人微露丁香颗”、“烂嚼红茸,笑向檀郎唾”


多么细腻却不做作的笔触


多么柔情满溢的春意


发现自己的爱落户于一个爱着自己的人


原来是那么欢愉,连平时的情欲调笑,都沉醉了彼此的一切


妩媚娇羞,轻启玉檀。就让这爱融化在自己的眼中吧,融化在自己的诗词里吧


“莫为词人轻薄,实是词家本色”


古往今来,多少词人墨士,流连在烟花红尘和痴情缱绻


这是他们活着最为快乐的事了,是他们寄托自身的情怀最为绝妙的方式


李煜,也许他是亡唐的帝皇,但我相信他绝不是用自己词人的诗情去杀死了一个王朝


他只是“生不逢时,死未随愿,生死自是天做定,与君无错”





评论
热度(144)
  1. 等一个晴天边城诗社 转载了此文字
  2. 逆旅行人边城诗社 转载了此文字
  3. 未名花殇边城诗社 转载了此文字  到 采撷阁

© 琴川之冬 | Powered by LOFTER